我愛我家“染”上資本癮 頻遭問詢后路難走

2019年05月25日 13:58來源:中邦網行業動態責任編輯:xushiqin

針對深交所《關于對我愛我家控股集團股份有限集團的重組問詢函》的復函,在將近一個月的等待之后,我愛我家終于在許諾期限的最后一天回答深交所了。在復函之中,就藍海購應收賬款余額較高等問題,我愛我家分別給出了回執。

上市后的我愛我家,在不斷發起資本并購戰之時,又開足馬力擁抱金融資本。

在復函之前的3月26日和5月2日,我愛我家還分別發布公告稱,集團與海爾金控旗下“寓見新生活”平臺將圍繞長租公寓市場展開深入合作,與中邦建設銀行簽署《住房租賃業務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我愛我家“染”上資本癮,還得從一年前說起。去年4月27日,一紙公告之下,“昆百大A”中文名稱變更為“我愛我家控股集團股份有限集團”的同時,亦標志著我愛我家借殼昆百大上市成功。

指縫很寬,時間太瘦。回顧這一年時間,當21世紀不動產入駐貝殼找房,中原地產 開放加盟經營,上市后的我愛我家的紛擾顯然來得更兇猛些:頻繁并購卻頻遭問詢、踩線結束對賭額、我愛我家變我“霸”我家等。

利潤枷鎖下的狂奔

一染資本深似海。

去年4月份,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謝勇曾對媒體說:“不會為了超越鏈家而擴大規模。不能走太快,萬一沒踩對點就虧損了。”然而,一系列的事實證明,借殼上市后的我愛我家,帶著利潤的枷鎖,在資本金融的世界里狂奔。

首當其沖的是與金融資本跨行業合作。今年5月2日晚間,我愛我家發布公告稱,集團與中邦建設銀行于4月27日簽署《住房租賃業務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將在資金結算、對公金融服務、個人金融服務和住房租賃服務平臺等多方面開展合作。

而在此之前的3月26日,昆百大與海爾金控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公告稱,未來,昆百大旗下我愛我家集團與海爾金控旗下“寓見新生活”平臺將圍繞長租公寓市場展開深入合作。

除此除外,試圖通過資本并購擴大集團規模,也成為我愛我家的手段之一。2018年12月17日,我愛我家公告稱,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中環互聯100%的股權,同時擬以詢價方式向不超過十名符合條件的特定投資者非公開發行股份召募配套資金。

2019年2月,我愛我家全資子集團擬以1.43億元收購其控股子集團少數股東持有的昆明百大集團野鴨湖房地產40%股權。

4月17日,我愛我家發布又公告稱,其子集團我愛我家房地產經濟擬以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謝照、田春杉、湖南玖行、南通沃富、麥伽玖創、上海唯獵等持有的藍海購100%的股權,交易合計對價5.6億元。

企圖運用資本杠桿來擴大集團規模,成為我愛我家上市后的戰略謀向,而這一切皆指向利潤對賭協議。去年4月9日,昆百大A正式更名為“我愛我家控股集團股份有限集團”,我愛我家結束上市。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為促成這次交易,我愛我家向股東承諾2017年、2018年、2019年實現的扣非凈利潤累計分別不低于5億元、11億元以及18億元。

2017、2018年年報顯示,我愛我家2017年實際實現利潤約5.07億元,業績結束率為101.34%,正好壓線結束。而2018年凈利潤為6.31億元。

對此,我愛我家高管回應媒體稱,“對賭協議提到的是累積結束業績,第一年咱們已經結束了5億元的目標,第二年和第三年只需結束6億元和7億元的目標即可。”

我愛我家為何頻繁進行資本并購?這與新掌舵者謝勇的背景不無關系。“謝勇是一個長袖善舞的資本運作人,他擅長的是通過快速的資本并外,來實現三年的業績對賭”,一位接近我愛我家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

對于已經上市的我愛我家而言,借助時間短、成效快的財務投資,將小而美的優質資產納入麾下,擴大其在行業的市場份額,并支撐起估值,再通過質押股權、定增等方式召募資金投入集團,形成良性循環,顯然是其試圖實現的運作方式。

而一些與房地產相關的上下游,小而美的優質集團,則成為謝勇的頭號目標。比如前文提到的中環互聯,比如藍海購。我愛我家在年報中亦外示,如果中環互聯收購案達成,將直接拓展當前直營店不適宜進入地區的版圖,實現直營、加盟雙主線的快速發展模式,屆時其在全邦的市場占有率及門店數量將增長接近一倍。

頻遭問詢后路難走

重點是,萬般不由人。連續發起并購之戰的謝勇,恐怕未曾料想,預期中的計劃實施起來,卻異常的艱難。

就在我愛我家公告擬收購中環互聯股權不久之后,2018年12月24日,我愛我家收到了深交所出具的問詢函,要求集團進一步披露收購中環互聯100%股權的具體細節。

深交所要求集團說明標的資產下屬2家集團未取得房地產經紀機構備案的原因、進展和預計辦理完畢的時間;并說明未辦理房地產經紀機構備案對標的資產經營穩定性的影響,是否存在被相關主管部門處罰的可能性及應對措施等等問題。

12月28日,我愛我家對深交所的問詢進行了回復,稱盡管被相關主管部門處罰,但中環互聯及其下屬子集團的整體經營未造成重大不利影響,對本次重組不構成實質性障礙等等。而后至今,我愛我家并購中環互聯之事,毫無進展。2019年4月23日,中邦網地產曾聯系愛我家相關人士,對方稱暫無動向,讓盤問公開資料。

而野鴨湖項目的最新進展是,4月8日晚間,我愛我家發布公告稱,我愛我家放棄收購野鴨湖剩余40%股權,新買家,蘇州中堯物業出價2.4億元收購剩余股權。

至于藍海購,4月24日晚間,我愛我家發布《關于對我愛我家控股集團股份有限集團的重組問詢函》公告。公告稱,深交所回復十三條意見并請我愛我家做出書面說明。

問詢實質涉及,標的集團在最近三年進行過多次股權轉讓及增資,股權轉讓及增資價格差異較大等問題。深交所要求我愛我家就該問詢函中相關問題做出書面說明,并于2019年4月29日前報送書面說明材料。

對此,我愛我家在4月29日前并未報送書面說明材料,而是于4月30日發布《我愛我家控股集團股份有限集團關于延期回復深圳證券交易所重組問詢函的公告》。公告中稱,因相關數據及事項需進一步核實和完善,集團難以在2019年4月29日前報送問詢函回復說明。預計最遲不晚于2019年5月9日向深圳證券交易所報送問詢函的書面回復材料。

復函姍姍來遲。5月9日晚間,許諾期限的最后一天,我愛我家發布《關于深圳證券交易所之專項核查意見》。

就深交所相關問詢,我愛我家解釋稱:藍海購應收賬款余額較高,是因為結算時間和回款周期存在時間差,以及銀行信貸緊縮導致資金回籠放緩;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計提比例存在差異,是因為集團結合自身實際回款情況、交易對手可能存在的違約風險等具體情況而制定。

種種跡象外明,我愛我家頻遭問詢背后,并購之路著實難走。上述接近我愛我家的知情人士分析指出:“行業并購并不是簡單資本運作,它是集團之間的并購,一些頭部集團已被收購吞并結束,現在存活下來的各地區頭部集團,它們都經受住大風大浪,頂住了互聯網的沖擊,不會輕易愿意被誰收購。其中,會涉及到利益互換或盈利分配,如果不合理,收購并不會這么順利”。

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10月31日,中環互聯已在武漢等17個城市布局超過2400家加盟門店。根據武漢市房地產經游記業協會2018年1月發布的武漢市前20家房地產經紀機構名單,中環互聯排名第六位,市場占有率為3.9%,我愛我家排名第九位,市場占有率為1.7%。

而藍海購,屬于房地產綜合服務行業大類,目前主營業務已發展至長沙、武漢等全邦十多個城市。截至2018年12月31日,藍海購母集團賬面凈資產為1.9億元,藍海購凈資產評估價值為5.8億元。

事實上,我愛我家在多個并購草案中提到,并購對我愛我家的利好,將使其盈利能力得到進一步提高。且如上文所提,我愛我家2018年年報中,針對中環互聯并購案,亦提到并購成功將帶來的諸多愿景展望。

然而,資本這把雙刃劍,需要玩家們平衡短期利益和長遠壓力,冷靜評估自身的商業價值。在政策風險不確定的時候,若被一時的追捧和高亢沖昏頭腦,便容易迷失在過高的估值愿景下。

退一步而言,即使我愛我家的資本并購成功,“較之于普通中介模式,此類集團若被盲目收購,后續勢必會涉及消化的問題,類似并購標的若不能發揮預期的效果,將會對我愛我家的傳統業務形成挑戰和阻礙”,易居研究院總監嚴躍進告訴中邦網地產。

蜜糖會變成砒霜?

我愛我家上市之后,圍繞它的新聞焦點除了資本并購和跨行業合作外,還有繞不開的人事變動,以及服務品質等問題。

根據我愛我家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共計六名我愛我家高管離職,分別為監事會主席顧俊、監事會主席鄭小海、總裁助理竇巖、副總裁胡景暉、副總裁兼CIO曹曉航、法務總監柳玲。

這其中,老臣胡景暉的離職又最為轟動。針對胡景暉的離職,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曾在其公號文章《別了,我愛我家的胡景暉》中外示,胡景暉辭職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被資本拋棄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再提去年事,上述知情人士感慨頗多,他告訴中邦網地產,那一批被換掉的不僅僅是高層,還有很多中層,在謝勇的認知里,業務端不敢動是因為其不可替換,做戰略的敢動是因為覺得隨時可換。

換掉一批人的我愛我家,而今常見于公眾的是頻繁擁抱金融資本,鮮少見的新聞卻是,“其花多少錢用于流程改造,投資多少錢用于系統建設,投入多少錢用于行業服務品質提升”,該人士說。

今年4月中旬,“我愛我家”被新華社、中邦青年網點名,“我愛我家”變成“我霸我家”。也就是,同一房屋,同一中介,同一租戶,續約后,租客需要向我愛我家交兩次中介費。業內以為,“我愛我家”此舉是將自己變成屯聚房源的二房東,自己每次轉租都會跟房東一樣,賺取到一定程度的租金。

實際上,霸王條款、服務瑕疵、中介費重復收等問題,是我愛我家的老大難問題,亦被媒體關注已久,在此不多贅述。之前由于股權分散,老板眾多,不僅需要投入大量資金,也需要花費巨大精力,改造起來難度很大,“而現在又被資本裹挾,為了快速結束業績對賭,更沒有精力和意愿,踏實改造服務和流程,這些問題還是會持續一段時間”,該知情人士指出。

在他看來,盡管我愛我家的互聯網程度較低,標準化、流程化相對不足,且上市之后,更多精力用于資本并購方面,但我愛我家也不是沒有自己的優勢。比如我愛我家很早就在全邦各地落地生根,早在2002年,我愛我家就基本結束全邦七成布局,其華北的三個區域、華東的四個區域都能夠自負盈虧。

我愛我家前兩年踩線結束對賭額,2019年即將過去二分之一,今年將是我愛我家對賭結束或扛起業績中堅的關鍵節點,謝勇能否帶領我愛我家如期結束對賭協議?“七個城市的底子強大,在當地城市的市場率較高,只要城市集團愿意拿出業績,貢獻老城市集團,結束業績沒問題”,知情人士說。

但問題的癥結卻是,既沉迷資本并購,又不將精力放在服務品質上,還沒有意愿將每位經紀人的業務流程提升上來,也沒有通過高科技手段讓集團效率更高。長此以往,我愛我家的資本蜜糖恐怕將會變成致命的砒霜。

此外,隨著限售股解禁期限的來臨,如何提升各持股者對于我愛我家的信心,而不拋售股票,這也尤為重要。


小編推薦
樓盤知道

熱門關鍵詞:

  • 2019-06-11 23:30
  • 2019-06-11 23:30
  • 2019-06-11 14:29
  • 2019-06-11 14:28
  • 2019-06-09 17:30
  • 意向區域
  • 價格